社会碱☆

球球瑞金快结婚!!!

嗝……魅族便签真是个好东西 ₍₍ ง⍢⃝ว ⁾⁾  
指绘真好耍
就跟风耍一下
哈哈后面是雷喵喵跟安兔兔♡

啊啊啊啊啊啊给你们疯狂安利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这个太太的叶黄文《一个童话故事》http://kasaisapro.lofter.com/post/1d55693d_107ecea0设定贼棒文笔也贼棒!!!【求kasa太太look look me】
爱神设定的天天不能再可爱了!!!我就忍不住爆肝涂了一个嗯…【基本把脸肝完就开始乱画了…no】
为什么有2p那是因为色差太大我调了两个色出来不能抉择( ͡° ͜ʖ ͡°)✧
还是打个叶黄的tag吧【虽然并没有老叶orz】

【叶黄】皮皮虾,我们走!!!

☆皮皮虾叶×表情包黄

纯属娱乐,寒假作业没做完但还是想写的脑洞【就是看完那个皮皮虾的条漫后的脑洞!!!【这玩意儿咋贴图啊woc

作者病得不浅而且还不打算吃药√

oocoocooc

以及欢迎捉虫!

祝大家食用愉快✧٩(ˊωˋ*)و✧

————————分界线—————————

       叶修是一只皮皮虾。

       但他不是普通的皮皮虾。

       他全身通红如同煮熟了一般(虽然并没有被煮熟),他有着修长壮实的体魄,不凡敏捷的身手,慵懒但不失犀利的眼神…而且还可以化成人形,虾称:皮皮虾的教科书。

       以叶修为首的皮皮虾一族原本好好地生活在浅海的沙洞里,过着没事儿晒晒太阳打打擂台的日子,但这一切,都被一群残忍的表情包凶手们,给残忍地打破了。

       没错,就是那群自称为【荣耀☆の扛把子】的表情包们,以安静如鸡的黄少天,活泼开朗的周泽楷等人为首的邪恶组织。他们从日常怼人的经验与不足中,从远古时期的先人留下的书卷中,得出了一个改变一代表情包们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答案——作为高贵的表情包,一定需要坐骑才行——这是困扰了他们多少年的问题!

       然后他们就把目光放在了可爱迷人,装逼拉风,生机勃勃,速度惊人的皮皮虾身上了。

但是皮皮虾们怎么会这么容易让表情包驾驭呢?正因为他们的强大,所以才有难以磨灭的骄傲啊!这是身为皮皮虾的荣耀。

       叶修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皮皮虾们誓死抵抗着,连和叶修是宿敌的韩文清都与之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可是表情包们也并不是蝼蚁小辈,之所以选择皮皮虾这么棘手难以驯服的座椅,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有着十分乐观的信心。黄少天是日常怼人的团队先锋,但他作为先锋只是在挑起战争后就隐匿起来,随时给对手补刀,把机会主义者发挥到了极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出于中位的周泽楷火力迅猛,有着一针见血的表情包资源,还有迷惑对手的外表美色,堪称表情包的脸。

       于是,皮皮虾与表情包的第一战就出师不利,失去了一只最好看的皮皮虾,有着深蓝色外皮的江波涛成了周泽楷的皮皮虾。

黄少天在一群冷色调的皮皮虾中一眼就相中了叶修,毕竟他红得太耀眼,让表情包忍不住想骑。他冲到叶修面前,冷酷地甩手二十张表情包,并夹杂语音攻击:

    “我看你这皮皮虾不错啊怎么样跟本少混呗包吃包住包保险还有皮皮虾定制盔甲护壳加强保护装逼神器啊!让我骑吧赤红之虾!!!”

     但是却全都被叶修完美地躲过,末了还附赠语音:

    “呵呵。”

     什么!?黄少天惊呆了,这只虾果然不一样!伤害如此之大的表情包竟然一张都没有碰到他反而还被嘲讽了一把!真是小瞧他了,看来是碰到对手了啊…黄少天正了正态度,要认真了。

    “厉害啊大兄弟!不愧是我看中的赤红之虾!但是你一定没有我厉害所以快点儿投降吧成为我的皮皮虾让你日后飞黄腾达说不定还可以到南海越过龙门成为虾龙怎么样考虑考虑呗……???虾呢???”

    “不知道你们表情包怎么想的放个话痨出来捉虾哥看还真是捉瞎啊。”

     一个声音在黄少天身后响起。

    “woc赤红之虾你什么时候来的!?”黄少天看被摆了一道马上跳开。

    “……什么鬼赤红之虾,别这么中二哥叫叶修。你闭眼的时候。”叶修化成了人性,走到了黄少天面前。

    “速度够快的哈…”糟糕,这么强?人形还比我高…

    “想骑哥?”叶修挑了眉毛问。

    “对对对叶修你作为一只这么强的皮皮虾干脆跟一样强的本少强强联手吧!一揽全网表情包之王怎么样!”黄少天一听,嘿有门儿欸!

    “行啊那打一架呗,让哥见识见识到底有多强。”
说着,又退后了三步。

    “正合我意——来战吧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传言一虾一表情包决斗了三天三夜,打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天地共泣到最后眉目传情惺惺相惜。叶修被黄少天的执着感化,黄少天对叶修的嘲讽嘴炮十分咬牙切齿的欣赏;他们从浅滩打到陆地,随处可见纷飞的表情包,黄少天撒出了最后的【我们走】系列。

    “叶修你真的很强啊!”

    “黄少天你也不赖。”

     黄少天喘着气,他的表情包已经用完了,只能和叶修打嘴炮,但是现在口干舌燥,两眼昏花,濒临倒下……

……

     不!不能认输!!

     皮皮虾,

     本少骑定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接着就晕倒了下去。

     叶修爆了手速接住了他,揭开覆盖在黄少天脸上的挖了两个洞给眼睛的表情包,那上面印着的是一只有着doge脸的小黄猫——黄少天原创的。

     叶修看到了黄少天原本的面目,鬼使神差地亲了下去。

     黄少天醒了,他懊恼着没有打赢叶修,但下一秒就被惊呆了——叶修正背着他,往【荣耀☆の扛把子】本部走去。黄少天沉默了会儿,他盯着叶修转过来后的眼睛,他释然地笑了,他明白了一切,他征服了这只最强皮皮虾,他吻上了叶修的额头,迎着清爽的海风,感受着日光的抚慰,然后说道:

    “皮皮虾,

     我们走!!!”

end.

一想到老叶叼着烟拿那种吊儿郎当含糊不清的京腔喊

“少天儿”

儿化音一颤一颤的再挑个眉笑一笑…

不行咱心都要化了!!!////

【叶黄】深夜食堂

非常可爱的小黄老板!!!

二十一分之一:

如题,借用日剧《深夜食堂》设定


现代架空,私设如山




【叶黄】深夜食堂




副标题:红烧牛肉面与荷包蛋




叶修认得小黄老板,说起来还得拜小黄老师所赐。




小黄老师是一只最常见不过的中华田园猫,身长堪堪张开的两只手掌,穿一身棕黄底色间杂浅色花纹的外套,极偶尔允许他亲近时,还能瞧见肚皮上套了半件白色的兜布。因着他俩总在夜半路灯下相谈的缘故,叶修总搞不清小黄老师的金绿色瞳孔究竟是真是幻,但对方哪怕在跟着自己讨夜宵时也一副相当严肃的表情倒是相当清纯不做作。




叶修是个作家,成为作家前是个朝七晚不知今夕何年的金融从业者。与前东家分手不算愉快,过程不再赘述,解密期间拿起笔头,凭借过人手速清奇思路全题材制霸一炮而红算是个意料之外的第二春,至于由此变成晚八早八的日夜颠倒人设,也只能算作无伤大雅的自我发现。




自从庭外调解完成,叶修退了CBD的高层公寓,搬来这个房龄十五年以上、每到天气晴好时仰头望去都是迎风招展的被单与晾衣架的小区,他便与小黄老师达成了一种单方面的投喂关系。在没有编辑追魂夺命连环call讨论稿件的正常日子里,叶修会在码了几个钟头的字之后,出门到小区里遛达一圈,在需要时去便利店补充存货,顺便同小黄老师增进下感情。




在某本书的后记里,叶修称通宵营业的便利店为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明,因为它将自己的生活必需品:烟、泡面以及笔记本电脑中的三分之二照顾得妥妥帖帖,在留言板上再次引发一大波吐槽。末了正反方居然势均力敌,无事围观了全程的沐橙笑着说,如果现在开个投票,宅男和站在你这边的交叉查询一下,大概重叠率得接近百分百。




说回那一晚。他拎着一袋新屯的口粮,举着半根小黄老师最爱的鱼肉肠,在它通常出没的草丛边唤了几声,无果。双方人/猫格平等,未经预约可能扑空的风险在预期之中。他并不着恼,正打算沿着既定路线继续遛弯,眼角余光里却瞧见那簇熟悉的尾巴尖儿在一株冬青树后闪过,绕了个弯跑进了另一条道。




前阵子那边似乎有人家装修,是不是落下点好玩的物件,勾去了猫大爷的心?




叶修脚步一转,便也向着15号楼拐了过去,一边情深意切地又唤了一声:“小黄老师?”




“欸?”




应的却是个人。他大惊。




小区虽老,绿化和公共设施却十分上心,居民楼底下的路灯很是亮堂,只见一大一小两只棕黄色脑袋齐齐抬起,小的那只很快便又低下去,往大的那只手里钻,毕竟民以食为天。大的那只明显属于人类——心甚安慰——愣了两秒后,就着蹲地喂食的姿势咧嘴一笑,露出半个不甚明显的梨涡:“旁友,吃饭吗?”




*




老房子面积不大,四十平的南北通透一厅一居室,因着底楼的关系,原本阳台的地方开了一门一窗,连着块小草丛,充作后门。卧室被改成饭堂,不过除了靠墙边上一张小方桌,大多数座位倒是很和风地绕成一个狭长的寿司台,客厅的一半被围在当中,锅碗瓢盆厨灶炉柜一应俱全,俨然是被改造成了厨房,后半部分则被隔断开,大约是充作了储物空间。




小老板绕进后厨,一边开了水龙头洗手,一边说道:“菜单在墙上,今天就买了这些。不过没写的也能问,材料有都能做。”




左手边的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上书:牛肉、豌豆苗、小黄鱼、面条、米饭。字迹中规中矩,然并没有菜色也无价格,放在小说里头,妥妥是一间黑店了。




叶修摸了摸鼻子,把闪过脑海的第一样食物给报了出来:“红烧牛肉面?”




小老板正拿起毛巾擦手,闻言抬头瞪大了眼:“你怎知我今天卤了牛肉?有眼光有口福!”




“再加个荷包蛋。”




小老板比了个OK:“没问题。”




说着便打火烧水,等水开时从身后挑了两颗油菜,一簇小葱,洗净了,油菜对半切,小葱成花。叶修看他手上不停,动作煞是利落好看,嘴皮子竟也没停过:“难得在菜场里看到里脊边卖,可惜只有一点,只能配肋条混烧。炖了四个钟头,睡到一半被香味叫起来,哎呀!不过呢,调料还是缺了两味,只能求助万能的淘宝,你今天就吃不到真真正正正正宗宗的完全版黄氏红烧牛肉味啦,人生一大遗憾好吗!”




锅里水滚了起来,小老板从头顶搁架上的不锈钢盆里抓了把面条,扭头问道:“够不够?”




见叶修点头,便松手,沿着锅边溜下去,接着青菜也跟着入锅。蔬菜一焯即起,浸到一旁的凉水中。




“本来只打算煮点米饭的,但突然就很想吃面,正好睡不着就起来擀面条啦。擀完先给自己烧了一碗当夜宵,赞。”




火头很旺,第一次点水前小老板先盛了一大勺热面汤,拿漏勺从料理台另一头的砂锅里舀了牛肉放进去,随手扣了个盘子捂热。




等着水二次烧开的时候,他又取出只平底锅,大火热锅,接着刷了层油,油热转小火,单手拿鸡蛋在锅边上一磕,略一施力,平底锅里漾出一个小太阳。




“单面双面?”




“都行。”




“要不要溏心?”




“随便。”




“暴殄天物。”小老板评价,熟练地翻了个面。




待到煎蛋出锅,面锅里第二次点水也开了。葱花压底,面条被挑出,牛肉油菜铺开,最后是一勺肉汤半勺面汤淋透。




“来啦——”




一碗青翠浓烈的面被摆在叶修面前,再配一碟圆润莹白的荷包蛋。




他突然想起小区后门马路斜对面那家一碗十八块内含两根青菜三片薄得透光肉片的兰州拉面,摸了摸兜里仅有的两张十块钱,有点虚。




“调料在架子上。”小老板指了指叶修左手边。




虚归虚,饭还是要吃的。




他捧起碗,吹了吹热气,清浅的油花飘漾开去。




先喝一口面汤,甘香咸鲜的热汤漫过舌苔,沿着喉咙食道打了个漩,在胃袋底下笃定地坐稳了。再拨开牛肉,挑了一筷子面条,卷着半颗油菜送进口中。菜心甜软,面条粗细适中,满是劲道,稍稍咀嚼,便在口腔里愉快地跳了场桑巴。接着才是牛肉,筷尖陷进两侧,直观的柔软,饱满的汤汁稍稍溢出,沿着筷子滴下。牛肉色泽暗红油亮,连着一层皮,虽柔软却毫无散烂的危险。入口更是即化,配料与肉质完美融合,葱、姜、料酒、八角,以及更多层次的香气一层层涌了上来。




叶修是“食物即燃料”主义的奉行者(*),虽然因为诸多原因鲜少交际,但在出入于这个城市租金最为昂贵的写字楼时,人均高高低低的饭局多少也参加过一些,于他而言,不过是形式主义与形式主义的比较罢了。但此时此刻,面对着一碗随处可见的红烧牛肉面与荷包蛋,竟也生出一丝燃烧率毕竟有高低的感慨。




“怎样?”小老板一脸期待。




他不紧不慢地将荷包蛋夹进碗里,十字分开,浸满汤汁,送了四分之一入口。蛋白边脆而不焦,内里柔嫩顺滑,蛋黄将凝未凝,带着卤味的咸鲜,于唇齿间化为一汪似水柔情。




他佯装思考:“不错,继续努力。哥下次也给你露一手,叶氏独门红烧牛肉面,吃过的都说好。”




小老板精神一振:“来战来战!”




“不过呢……”他故意拖长声调,从身旁的塑料袋里掏出一盒方便面搁到桌台上:“最拿手的还是鲜虾鱼板味,要不要尝尝看?配榨菜火腿肠,包你喜欢。”




“……”




小老板郁闷,小老板什么都不想说,小老板气鼓鼓地转身刷起了锅。






*




直到叶修吃完,都不曾见到第二个客人。




其实小区地段不错,邻近地铁,生活设施也比较完备。虽然看起来属老年人俱乐部,实际上因为未被划入学区房,且周边新房租价普遍惊人的缘故,倒成了不少在这个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栖息之地,出租率一直居高不下。出了后门再左拐几十米,更是一大片新建的居民区,按理来说客源是不缺的,就是少了点宣传。




“帮我选址的朋友也这么讲,”小老板笑了起来,“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承你吉言,发财了请吃饭啦。”




他的普通话里带着些许广府口音,十分有趣可爱。




叶修开始掏口袋:“小老板结账,多少钱啊?”




“喂喂什么小老板,”对方抗议,“是黄老板。”




“好的小黄老板,”他从善如流,翻遍全身找出两张纸币三枚硬币,共计二十二块五毛,“身上就这点家当,小黄老板给打个折呗?”




“开门大吉,给你免单。”对方又笑,将钱推回去,“以后多照顾生意就好。”




他便也不客气,拿起便利袋,与老板略一点头,向着门外走去。




时正初春,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却因腹中饱满而毫无凉意。站到门外,他才看见窗台上也倚着一块小黑板:深夜食堂,营业时间:晚12:00~早7:00。字迹与室内那块相同,大约都出自老板本尊。




转身瞧见小黄老板就着一个托腮的姿势正望着自己,便挥了挥手:“回见。”




对方也笑着挥了挥手:“回见。”






-END-




OR TBC?




*出自《基本演绎法》,具体哪一集忘了...

【叶黄】靠过来点儿

一个短小但是一点儿都不精悍的摸鱼日常XD

oocoocooc

这里碱弌!欢迎来勾搭啊啥的(o`ε´o)

感谢喜欢.

————————分界线—————————

01.

    盛夏经年。

    G市的太阳真不是吹的,饭后的直射像是要把人烤化一般。靠窗的马路半天没一辆车驶过的声音,倒是有从斑斑驳驳的树影里传来接连不息的、烦人的、此起彼伏的蝉鸣。

    像是这时候的少年一样,有着貌似永远都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

    行吧,他们也的确是听不见车声蝉叫了,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响动覆盖了一切,电脑的反光也照出了他们的神采奕奕。

    等等,不对,只有一个人的神采奕奕。叶姓少年不情愿地移动着鼠标,他接受的是来自神采奕奕的黄姓少年从游戏里到现实耳边的文字泡攻击。

   “啧。”回想起半个小时前魏琛饱含深情的目光和话语:叶秋啊,兄弟一场,少天就托付给你了。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所以现在,苦逼的叶修好兄弟拿着夏休的宝贵时间,不能午睡,不能抢boss,只能陪着一个敌方队伍的小话痨(虽然还没有出道)jjc。

    哪根筋搭错了啊…叶修揉了揉太阳穴,鼠标一甩放个大招,一头黄毛的小剑客就倒地不起了。

   “靠靠靠你怎么又赢了不行不行不行再来一把刚才失误失误失误看我怎么玩儿弄你于股掌之间来战pkpkpk…”

    叶修捻掉了手中的烟,挑眉去看身边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小朋友,小朋友是真的小朋友,十几岁的少年还有着稚气未脱的包子脸,藏在嘴中说话间隐约露出来的虎牙,圆圆的鼻头,最有神态的眉眼和一头看起来就蓬松柔软的浅棕毛——像极了某种动物。

   “咳。”叶修一面被自己的想法稍微吓住了,一面被黄少天炯炯的目光灼得有些不自然,他稍微尴尬了下便又挑眉道:

   “黄少天你光jjc没用啊,不知道自己问题在哪儿来多少遍哥都碾压你。”还等不到小话痨反驳又说:

   “靠过来点儿,哥大发慈悲给你指点一二。”

   “叶秋你大爷少瞧不起人啊balabalabala……”黄少天张口一大串垃圾话飞了出去,但还是小幅度地往叶修那儿移了过去,当然他是没有瞧见叶修小幅度勾起的嘴角了。

    现在好了,叶修可以轻易地看到还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黄少天头顶的发窝,少年白净的脖子,柔和的锁骨,宽大t恤的领口下隐隐约约的皮肤…两人的手臂贴得近,有一搭没一搭地靠在一起。

    天更热了?叶修舔了舔嘴皮。

02.

    兴欣网吧。

    叶修叼着烟,手指飞舞着操纵着君莫笑旋转跳跃转圈圈。他今天的心情真的有点儿微妙,嘉世主场刘皓失误到天边输了让人失望,但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见着一个人,自然是蓝雨的那位小朋友。

    现在的剑圣,黄少天咯。

   “卧槽卧槽差点儿被认出来还好本剑圣机智聪明身手敏捷老叶你大半夜喊我出来干嘛啊啧啧啧你们H市可真冷在G市我还穿着短袖呢话说你为啥退役啊沦落到这种地步你叶神还不至于吧……”一个穿着连帽衫带着墨镜口罩的青年在门口晃悠了几圈后畏畏缩缩地蹭了进来,摸到柜台前,小声地向脸被电脑映得花花绿绿的叶修抱怨着。

   “干嘛跟这儿做贼似的,人妹子都注意到你了,正常点儿谁看你啊。喊你来网吧能干嘛,刷本儿呗——A区没人啊麻溜儿的。”面对话痨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问题,叶修显然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拣最重要的回答顺便再嘲讽一两句回去。

   “操操操我一剑圣一场比赛下来十几万的大冷天跑来免费下本啊我夜宵都还没吃呢良心呢良心呢良心呢不对你还是没回答我问题啊为啥退役为啥退役还不跟我讲是兄弟嘛!?”

         “别学你那没下线的魏老大啊谁跟你兄弟呢叫前辈啊。”
         叶修站了起来,拉下了黄少天的口罩,看着人被闷红了的脸,感受到透过墨镜还像是在发光一样的眼神,叶修差点又没说上话,自己那点儿快藏不住的小心思正试图冒泡。

   “去你的前辈说得像你有下线行吧哪个本儿我还赶着回去呢要是被发现我这脸还往哪儿放啊——话说给点儿吃的呗?”

   “哝,一包榨菜自个儿拿去啃吧,埋骨之地。”叶修甩了一包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榨菜给黄少天,然后被后者嫌弃得甩了回来。

    在接收到小话痨带着疑惑的目光后叶修又说到:“守台呢少天大大一个人坐吧。”话了还勾着嘴笑着去看人。

   “哦。”

    黄少天后悔了,跑一趟屁都没问出来还要帮人打游戏,还被拿包榨菜就想打发!根本讨不到好!

    当然,黄少天还是帮叶修刷了本儿。

    正当他想在qq上找叶修唠嗑唠嗑人生呢,就见人端了碗冒着热气的方便面走了过来,还是海鲜鱼板的。放在黄少天面前后抬手糊了下早就想摸的脑袋,“谢谢咱剑圣大大咯犒劳犒劳。”

   “噫……一、一碗方便面犒劳个屁……就算有火腿肠也不够!……”

    有本事就别吃啊。

    叶修在黄少天旁边坐了下来,把人顺着椅子拉到自己面前,看到黄少天停顿了下来。

   “靠过来点儿少天大大,哥给你说个事儿呗。”

   “…嗯?卧槽老叶你一定有诈才送完面就有事儿你想干嘛你要冷静啊——”

——“哥喜欢你。”

   ……

   ……

   ……

   “???!”

    然后叶修趁黄少天死机的十几秒钟内把他剩下的面给吃完了。

   “你大爷!!!”

03.

     B市某一个冬天。

    “少天你冷就靠过来点儿。”

     飘着雪的夜晚,成功的停了电。

   “滚滚滚我才不冷呢谁要挨着你啊一身烟味儿难闻死了balabalabala……”

    黄少天一脸不情愿地钻进了叶修的怀抱里。

   “又没有逼你啊少天大大,不情愿就个睡个的呗。”

    但是叶修紧了紧自己的手,把不安分的小话痨搂着不让挪走。

   “卧槽那你别抱啊!”

    黄少天也紧紧回抱住了叶修。

    两个人总是这样,你撩我炸,相处像打架。明明都喜欢对方喜欢得要死,却又都别扭得要命。

“少天靠过来点儿。”
“不要!!!”

end.